天璇吃瓜猫玛丽

脑洞

     是的,我又来了。_§:з)))」∠)_不要脸的又存脑洞。
      琅嬛阁
     吕鋆峰是鲁大今年新鲜出炉还带着热气的考古系毕业狗,在经历了找工作不对口,考公务员失败,一直比电线杆子还直的好兄弟被掰成了基佬。等等等等打击后,心灰意懒的被古玩城东南角里的小破古玩店拐了做伙计。
      正式上任的第一天,他异常心塞的发现把自己兄弟掰弯的混球是这家的老板之一。而且混球异常热衷于拉着男友,也就是他的好兄弟满世界秀恩爱。所以在这间不大的古董铺子里经常可以看到包子脸的伙计发挥自己天生的三寸不烂之舌,把顶着头黄毛的两位老板怼到怀疑人生。尤其在他的好兄弟,彭昱畅在场的时候更加严重。
       怼到最后,一般都是彭昱畅运用金刚芭比的洪荒之力拉住满嘴碴子味,恨不能当场抽刀就上化身为东北黑社会的熊梓淇。身高182的吕鋆峰则是被身高190+的赵志伟扛着出了门,俩人招摇过市的跑到街头小菜馆里喝着茉莉花消火,每当这个时候吕鋆峰都深刻怀疑自己的身高喂了狗。
         这天,他们像往常一样喝了茶,吃了饭。给彭昱畅和熊梓淇带了外卖,跟之前一样专门点了熊梓淇不喜欢的变态版辣子鸡。两个人晃悠悠到了店门口站定,手摸着门跟宝贝似的就是不推,他们感到了自己全身的汗毛炸起,第六感正在疯狂的大叫着赶快跑!两人在心里数着1 2 3,故意挺直了腰的同时推开门,一个笑的跟柜台上招财猫有的一拼的胖子,正捏着熊梓淇恨不能当宝贝供起来的紫砂杯吸溜着茶。闻这味,应该是4月的时候赵志伟从朱戬家里硬抢来的那点顶级龙井,熊梓淇笑的满脸褶,狗腿子似的坐在小桌对面。
          胖子放下茶杯,冲着赵志伟和吕鋆峰微微笑了起来,怎么看怎么像来偷鸡的黄鼠狼。
          “呦,小赵兄弟,你可让胖爷我好找哇。胖爷我一身神膘都瘦没了,这回你就是长一对黄金烤翅也飞不了了。”
          店门关上,铺子里的人声也被门挡了起来。
          

脑洞

   先扔着有空写,星际梗。

     “旧地球历公元3696年,由于人类的过度开采,地球上的矿产资源已被消耗殆尽。

   在这一年,地球上爆发了严重的传染疾病和自然灾害。经地球联合国理事会表决,全体人类集体乘坐由各国航天研究院临时制造出的宇宙飞船进行迁移。大部分人类临时被转移到了火星。

   在火星上临时成立的旧地球临时联合国委员会经讨论后,集体同意了向太阳系外继续探索,以寻找人类新家园的方案。并同时把这一年定为银河历元年,波澜壮阔的宇宙大移民时代就此拉开帷幕。

   经过先祖的不断开垦,在这期间。人类与人类,人类与宇宙人爆发了大大小小的几十场战役。最终,人类与宇宙人的后代占据了银河系主要势力范围,新银河系联盟形成。联盟主要由华夏帝国、孟婓斯帝国、维奥蒂亚联合国、披库尼阿合众国以及由无数小国家组成的银河联邦构成。

   旧地球存活下来的人类后裔与宇宙人不断通婚混血形成了六类人种。他们分别是男性ALPhA、男性BETA、男性OMEGA。以及,女性ALPHA、女性BETA、女性OMEGA。对现在的宇宙人而言显性的男女性别并无区别,人们的性别区分主要是ALPHA、BETA以及OMEGA。

   由于战争,BETA、ALPHA和OMEGA的人口比例已经达到了6:3:1的恐怖比例,经新银河系联盟的全体表决,在银河历800年正式出台了《OMEGA相关保护及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全体OMEGA在第二性征分化完成后必须由政府进行隔离保护。在年满17岁后,必须与ALPHA登记结婚。如有违规者,由政府在基因库中挑选基因契合度最高的ALPHA进行强制结婚。值得注意的是,在办法出台后,OMEGA与BAET的婚姻为无效婚姻,政府不予以承认······”

    老师顺手把自己手边的激光匕首扔向了后排打盹的齐之侃,并愤怒着说:“齐之侃!你给我站起来重复我刚才的话!”

     睡眼蒙送的指挥系年龄最小的学生下意识的把匕首顺手装进了校服的内袋里,懒洋洋的说道:“报告教官,我没听见···”接着,他一偏头。躲过了台上老师扔过来的战术笔。他转头,战术笔深深地扎进了学生们身后的隔光墙里。

    “齐之侃!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就算你是钧天帝国的王子,一辈子你也别想娶到OMEGA!负重跑100圈,立刻!马上!”

       “是······哈唔·······”齐之侃打着哈欠,揉着眼角生理性的泪花往操场慢慢悠悠的走去。

脑洞

深夜突发,记一个脑洞。
    特种兵转业警察齐之侃×天师蹇宾
     法医慕容离×鉴定科执明
     刑侦队队长钤×道士光
     经侦队队长仪×信息科特聘网警章

黎明

   记一个脑洞
   灵感源自于我家cp,我亲爱的紫紫。今天下午我们讨论的成果,先放着,如果有空的话开出来。
    国党军官后期变节执×我党潜伏情报员包
    国党高级秘书我党情报员熊×包子下线彭
    国党前线军官易×银行主任桓
     初定悲剧,人物走向偏正剧风。
     谨以此文送给我亲爱的紫紫,爱你呦~么么哒
       o(≧v≦)o
    

大荒外传

  楔子
杀声震天,身穿金甲与银铠的神将仙兵厮杀成一团,中间还掺杂着极少数一身玄黑的魔族。混乱厮杀的血雾染红了仙界纯净的天。仙界王宫正殿中,被熊梓淇用纯钧剑劈碎了神女仙君的元神碎片散落满室,一片狼藉。高高的王座上,仙王的胸口被用剑捅了个窟窿,仰躺在了王座上,他扭曲着头,死不瞑目地看着大殿门口。仙王在被杀之前强行灌下了固型散,才得以在元神被碎后还维持着皮囊完整未曾消散。熊梓淇坐在王座前的台阶上,拿一块仙绫仔细的擦拭着手中的剑,脸上带着令一众下属毛骨悚然的温柔笑意。郑绵和罗宏正踏进殿门就看见了这幅地狱场景,令二神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熊梓淇。”郑绵看着仙王的尸体开口道。“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仙王被杀,你身为神君已经没有为仙的资格了···”
      罗宏正猛地拦着她后退了两步,因为熊梓淇忽然抬头望着他们笑了起来。这时郑绵才发现他周身的气息已变,曾经满身的浩然仙气转为了令人生畏的魔气。罗宏正不可置信的问他:“你竟然自堕成魔?!”
      “成魔又如何?神君之位又如何?纵使我成了这仙界之主,青龙也回不来了。我倒不如报了这仇拉上仙界陪葬!”
       与此同时——魔界。
       一身血污的魔将被侍从引进了长乐殿,他向魔王行礼后就一直跪在地上,空旷的宫殿上回旋着刺骨的寒意,魔将随着打起了哆嗦。良久,王座上逗弄着灵鹊的魔王才开口道:“仙界战事如何。”魔将把头压得更低,回道:“启禀王上,战事已近尾声,微臣亲眼看着九夷神君融了那颗魔丹,仙王已死于纯钧剑下。远山殿下及二位小公子均安然无恙。”
       魔王摆了摆手,魔将无声无息的退下。又一会儿,冷意森然的宫殿中回荡起了魔王的阵阵笑声,门口站着的宫人侍卫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突然,魔王的笑声停了下来。她朗声吩咐道:“传太子!”
       妖界
      探子被引到了后花园中,还未待他行礼完毕,倚着栏杆懒懒往池塘里扔鱼食的妖王就问道:“情况如何。”
      “启禀王上,仙王死于纯均剑下。而九夷神君熊梓淇已自堕为魔了,仙界各出入口现已被东帝神君和西泰神女调兵封住。属下无能,未能探查到更多的消息!”
      说着,探子的头重重的嗑在了石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妖王只懒懒的摆了摆手,头都未回的吩咐道:
“下去吧,自己去刑室领三十鞭。”
      “是!属下告退。”
探子退下后,妖王突然的将自己手中的鱼食统统倾倒进了池塘里,她望着池里抢成一团的红鲤愣愣出神。良久,她才向身边侍从吩咐道:“摆驾寝宫,向王夫和太子大王子通传,本王今晚要和他们共进晚膳。”
人界
王城盐阳一派歌舞升平,仿若其余几界的动荡不存在一样。城中未央河与上河相通,来往船只络绎不绝。时值黄昏,河面上的一只只画舫点起了彩灯笼,白日里紧闭的船舱门被打开,其中坐着一位位佳人,他们或演奏乐器或以扇遮面的朝着画舫外的游人暗送秋波,俨然一处温柔乡。
其中一艘小船驶进了河中央,在层层莺歌燕语中显得格外低调。脸上涂雪粉的少年将酒菜送入雅间就低头无声的退了出去,里面赫然坐着人界现在一人之下的镇国将军,长公主齐了秋。
“都说你这儿有大荒最美的美人,我看也不过如此。一屋子的庸脂俗粉,也就这酒尚可入喉。”
她侧躺着,单手支着头。手里拎着酒瓶,有一搭没一打的喝着。
对面的人掩着唇,低声笑了起来。
“这大荒何人不知,看美人还是要到你将军府才能见的着。我这酿酒的孩子长得丑,也就这酿出来的羊酒还算能入得了将军的眼。”
说话的女子媚眼如丝,一身红蛟绡裹着玲珑有致的身子,额间丹砂红印甚是耀眼。若是未留意眉梢若隐若现的杀气,色迷心窍的上前调戏,恐怕无知无觉就死在这红衣美人的芊芊玉手下了。
“你家道侣由着你这样穿?我可是听说之前她把试图调戏你的林尚书家的小公子直接下药扔到了萧将军的床上,啧啧啧···可怜这林小公子状元及第,还未能求娶郡主,却是把自己嫁了出去。这么鲜嫩的少年,倒是便宜了这娶不着老婆的萧胡子。”
“瞧你说的,那小子就缺个男人让他好好尝尝滋味,迎娶郡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那张艳若桃李的小脸了。”
她端起酒杯,含笑的看着对面一派风流的将军。轻描淡写说道:
“听说仙界内乱,仙王已然遇刺···”
打断她的是将军扔过来的空酒瓶,齐将军扔了酒瓶一手扶在矮几上一手探至对面勾起了她的下巴,四目相对。将军的眼睛冷静如窗外粼粼河水,她开口,羊酒甜蜜的气味窜进了她的鼻腔。
“鬼王陛下,本宫听说前日有一朱姓男子在您画舫留宿。第二日弥修道长就不知所踪,随之失踪的还有那男子。敢问鬼王,鬼界现下是何等光景。”
鬼王祭懋用手指推开了将军的手正坐起来,鬼息威压放开。一时间,未央河水波涛汹涌,画舫游船忙不迭的改浆靠岸,惊魂未定的众人疑惑地望着河水。
“公主殿下,请告知人王陛下。鬼王祭懋将择日前来拜会,望人王多准备些龙膏酒润喉。”
“那是自然。”
未央河水波浪一波强似一波,但河中小小画舫五丈之内沉静无波,船舱里,一红一白两位美人相对而笑,却无端端的杀气充盈满舱。
人界太子宫
正在授课上任还未满一月的年轻太傅望着空中劈向不知名远方的紫色闪电,愣愣出神。年仅九岁的太子不解的叫道:
“太傅?赵太傅?”
赵志伟低头摸了摸小太子的头,风吹着蜡烛明明灭灭的,教人只能看清他的半张脸,他伏下身子说道:
“太子殿下,微臣要晚些再走了,要下雨了。”

-TBC-

红高粱

设定:背景借助红高粱,性别设定: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男人,一类是爷们,一类是哥儿。爷们没有孕育孩子的能力,只有身上长着孕记的哥儿才可以生孩子。提前预警,是执离党的请点叉,文都是本人瞎几把乱写的冒犯了某些亲我深感抱歉但是同样请点叉。
即兴产物,主角有ooc。一周一更或许会拖,请各位多多提意见,以上。

楔子
   四月正午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风吹过,一人高的高粱地泛起了一阵阵波浪。远远的,高密城外的高粱地里,一支军队正顶着大太阳缓缓的向着县城进发。  
   “说起高密,在古时候也叫一国,知道为什么叫高密国吗?”
    军队中唯一的马车中有一道温软声音问道。
   “为什么?”打头头骑着马的军官回头问。
   “因为大禹而起,大禹的字就叫高密。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说的就是这儿的事儿。”
“我就说嘛,韩主席亲自让我老罗来当这个县长。这儿啊一定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先别得意,话还没说完呢。自北洋以来呀就乱了法度了,好好的高密现在有三大害。土匪、大烟和赌博,自上一任吴县长一死,都没人敢来这里上任。也就是你这头骡子,明知道是火坑还非要往里跳。”
车帘被一只嫩白的手撩起,一个白净的哥儿坐在里面,30岁上下的光景,穿了一身湖蓝色的小褂,素净的脸被正午的阳光晒出了好看的胭脂色,此刻他正冲着打头的军官不停的翻着白眼。军官回头冲他笑道:
“要不是受了这劳神的伤,我老罗也不会退伍不是。不过当文官嘛有当文官的好处。古人怎么说的,文治武功嘛!老罗我当兵是个好兵,当官也一定不赖!”
“人家都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你这还没遛呢,谁知道你是骡子还是马呀。”
马车里坐着的哥儿懒得翻他白眼了,正气鼓鼓的瞪着他。军官回头,冲着他嘿嘿笑了起来。
“在罗太太眼里头,我就是一头犟骡子。哈哈哈哈哈~~~”
太太的脸不知道是被大中午太阳烤的,还是被自己的丈夫气的,整张脸活像蒙了块红布。他坐在马车里半是恼羞半是调侃的说:
“我倒是看你这头骡子在这高密县能闹出什么动静来。”说着他朝自己的丈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将帘子放了下来。
正说着话,部队终于穿过了望不见头的高粱地。城门就矗立在一众军人眼前,远远的城门下竖着大红的条幅,站了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和长袍马褂的胖老爷,随着他们的走近迎上前来。其中,打头的一个身材稍匀称些地主打扮的老头朗声开口道:
“连继长不才,携高密商会全体,恭迎罗县长上任。”
一堆人响亮的迎合道,罗县长下了马。这时胖乎乎的警察局局长走上前来满脸堆笑的和他寒暄。罗县长笑呵呵的冲着胖老爷们挥着手,他站得笔直,除开手中的拐杖,满身的凛然正气,一看就是军队里年少有为的青年军官。众老爷们眼前一亮,纷纷盘算着自家未出阁的哥儿。这时候只见他向大家致歉的一礼转身将马车中的夫人扶了下来,然后才小心的牵着夫人与众人寒暄。
“哈哈哈对不住各位,内子体弱,请各位多多包涵。言归正传,从今天开始,我罗宏正就算走马上任了。我呢,说话办事从不拖泥带水。就一句话!出不了三年,我要让咱们高密城,河清海晏,天下宴然!”
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纷纷鼓起了掌,这时,从人们身后窜出了一个瘦弱的乞丐,他捧着一个木盒,口中高声叫道:“县长,县长,有人叫我给您送个东西。”他挥手撤开了阻拦的士兵,小乞丐一路上蹿下跳的跑到了罗宏正的面前。他接过小乞丐递过来的木盒,将其打开,赫然是一个被砍下来的狗头。身边的夫人还没看清就被他合上盒子仍在了地上,接着,枪声炸起。一颗子弹打中了他们身后牵着马的士兵。人群炸开了锅,人们大叫着花脖子来了乱成一团,士兵们转眼把夫人围了起来并举枪寻找着敌人的踪迹,罗宏正眼毒的瞄见了城墙角上还未来得及撤退的蒙面人,他利落的举枪瞄准,接着,其中一个人就被他打了下来。
“去!把他给我拉过来!”
他手里不停,先确保了自家夫人的安全,接着向被扣在地上的小乞丐和蒙面人走去,副官正拿枪顶着小乞丐的脑门逼问着:“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说,不说打死你!”小乞丐惊慌失措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警察局长向罗宏正肯定的开口道:“花脖子,肯定是花脖子!”这时,一众乡绅跑了回来,连继长恭维道:“罗县长神勇啊,连花脖子都能望风而逃。”
“花脖子是何许人也?”
“咱们高密有三大土匪:黑眼;花脖子;冷麻子。黑眼老了,眼下这花脖子的势头最猛。他想给罗县长来个下马威,真是猖狂至极啊!”“是啊!”
说到最后,连继长和警察局长比罗宏正本人还要激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宏正大笑了起来:“这见面礼好哇,不错!老罗我本来以为离开了队伍就没仗可打了,不是这么回事哈,想跟我玩,算是撞我枪口上了。人呢!”说着,他叫士兵把人押到了面前。他看着被扯掉了面巾的人高声说道:“现在我颁布上任后的第一道政令,剿匪!”说着,子弹上膛,枪声响起,蒙面人被他崩了头。众人纷纷害怕的后退,青年县长一边向夫人走去一边吩咐着剿匪的事宜。
“夫人你没事吧,刚才我看你脚崴了,能走吗?来,走两步我看看。”
黄伟晋冲着刚才还一脸杀气腾腾的罗宏正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奈的说:
“你当我是纸糊的吗?刚才你大杀四方的气势呢?哎呀你别扶我,我自己能走的。”
众人瞧着扶着夫人上马车的新县长五味杂陈。
                      
                                 -TBC-

大荒外传出场人物

   陵光:神女与前任魔王之子,为承朱雀位与兄长孟章下界历练。不慎与兄长失散,遇到公孙钤。
   孟章:神女与前任魔王之子,为承青龙位与其弟陵光下界历练。不慎与弟弟失散,在寻找亲人的路上捡到了被追杀的仲堃仪。见其可怜,答应护送对方去见母亲的故人。
   公孙钤:人王与魔族之子,人界太子。历练途中遇到陵光,对其一见倾心,与对方一同寻找孟章。
   仲堃仪:魔族太子,加冠礼前夜得知身为魔王的母亲被父亲下毒,命不久矣。被母亲交付一方绣帕,并叮嘱他一定要带着这方绣帕去妖界找妖王泽芝。在逃亡途中被追杀,在受伤即将被杀时,被孟章救下,恳求孟章护送自己去妖界,见母亲故人。
   蹇宾:妖界太子,妖王与王夫政治婚姻生下的孩子,因大哥执明不争气,被母亲全力培养,与齐之侃一见钟情,计划求母亲将对方招为上门儿婿。
   齐之侃:人界公主齐了秋之子,太子之下最尊贵的小王爷。师从易恩入剑修之道,拜别师父外出历练之时来到妖界。对妖界太子蹇宾一见钟情,对妖王求娶蹇宾。被妖王嫌弃,计划作妖界太子的道侣。
   执明:妖界大王子,蹇宾的异父哥哥,父亲是仙界神君,备受身为妖王的母亲宠爱,但是因太过不学无术被母亲放弃作为继承人培养,与狐族的慕容离有情。
   慕容离:禄存星君,仙界神将唐明与散人菀恬之子,被师傅查杰赶到青丘,被要求杀掉狐王治理狐族满三百年才能回仙界,喜欢上了执明,打算带着对方回仙界。
   朱戬:前任鬼王,将王位传于饿死鬼祭懋后消失于六界,躲到妖王王宫之中教导执明。在见到慕容离后,去往人界。
   查杰:前任狐王,在妖界叛乱时为保住狐族与叛军厮杀反被族中内鬼暗算,濒死时被朱戬所救。后被散人接至仙界月宫教导慕容离。
   吕鋆峰:前任朱雀,记忆被下了妖族封印,元神破碎。以为自己是只五百年年修行的蝎子精,现在被赵志伟找到。每天被迫与对方双修,随着元神被修补即将冲破封印。
   彭昱畅:前任青龙,记忆同样被下了封印,元神破碎,以为自己是千年狐妖,在山下捡到了化身为妖童的熊梓淇。目前与对方同居中。
   赵志伟:仙界神将,四方战神之一,与吕鋆峰相恋,在对方被打落仙界时毅然叛出,后伪装成狮子精重新与吕鋆峰结为道侣,每天最爱的事就是拉着小蝎子精双修。在寻找吕鋆峰过程中收公孙钤为徒,教授了公孙钤策略剑术等。
   熊梓淇:仙界神君,与彭昱畅相恋。在彭昱畅被打落仙界后堕入魔界,并亲手杀死了前任仙王,仲堃仪老师,目前伪装成妖童与彭昱畅同居。
   马振桓:仙界神将,四方战神之一,在仙界叛乱时避出仙界,在妖界被请去教导太子蹇宾,将蹇宾教导得异常出色,后与道侣易恩在一起隐居在山上与吕鋆峰,彭昱畅比邻而居。
   易恩:仙界为数不多的剑修战神,马振桓道侣。仙界叛乱时,被马振桓抢先一步送出仙界。在人界以剑修的身份收齐之侃为徒,后与赵志伟,熊梓淇联手找到了在妖界的马振桓。与对方一起隐居在山上与吕鋆峰,彭昱畅为邻。
  

告知

大荒外传的人设及背景初步已完成,第一章已删除。本文将会成长篇走向,感谢阅读的妹子汉子们。感谢喜欢我的小伙伴们,请期待修改后的新篇章。

均天商业街

  感谢群里小伙伴的脑洞,没有你们的支持我这个懒癌晚期患者大概永远不会发文。通篇比较废话连篇,没有人领便当,没有虐,有拉郎。请无法接受的小伙伴点叉叉。

设定:

以下全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预警 全员ABO

   均天镇:位于平原市正南方,风景宜人。每年6月至8月是观赏昱照山奇景“鹊桥相会”的最佳地点,有避暑胜地的美誉。

   均天镇作为一座500年历史的古城一直是市重点保护项目所以古镇保持了原有的建筑,镇子上最热闹的当属娘子街,据说当年的新娘子不管是嫁走的还是娶进来的都是打这条街走。娘子街上的店铺大都是百年以上的老店了,这街上的一张张匾额见证了这个镇子几百年的沧桑变化。

打住,我们是流水账喂。搞得这么严肃真的好吗?以下预警

    裘振:均天镇警察,陵光发小。与来均天镇写生的画家启昆相恋,借工作调度去了对方的城市。

   陵光:天璇包子铺第七代当家,拿手做各种包子。对自家包子进行了改革创新,其中最热销的紫薯包卖到脱销。可自打发小裘振被一个画家拐走后每天哭叽叽,喝假酒。店也不开了,可急坏了一众紫薯包的狂热粉丝。其中,最着急的就数魏教授了。为了陵光重新振作起来魏教授经过多次努力,终于将自己的得意弟子介绍给陵光做拉面伙计。天璇包子铺才又重新开张,可喜可贺。

   公孙钤:魏教授的得意门生,均天大学的传奇。有均天总撩的称号,被自己的恩师牵 介 红 绍 线。应聘进入天璇包子铺,现在是包子铺的拉面伙计。不要问我为什么包子铺要拉面伙计那是群里小伙伴的脑洞

  仲堃仪:天枢酒坊第九代当家,孟家的上门儿婿。结婚后将濒临破产的酒坊做到了名扬全国,经商奇才。其中最火的就是他将配方改进后的天枢小葱假酒。小葱牌假酒,你,值得拥有。

  孟章:天枢酒坊真正当家,16岁时就被身为老师的仲堃仪标记。19岁时结婚。但是舅舅苏翰不接受,认为仲堃仪是图谋天枢酒坊。目前和仲堃仪育有一女儿,日常爱好旅游,运动。被仲堃仪保护过紧,导致外界以为孟章是老板娘。

  蹇宾:天玑煎饼铺子第八代少当家,目前和老爹若木华为了和齐之侃结婚的事闹崩。跑去齐之侃店里做财务,日常痴迷星座占卜一类。

  齐之侃:玉衡药房现任主人,由于前主人没有后代,所以临终前将师兄的孩子指为药房的主人。马哲的坚定拥护者,对恋爱对象封建迷信很无奈。在外怼天怼地,尤其针对未来岳父。对蹇宾无下限包容,是个双标。  

  执明:天权布庄第七代当家,整条街最有钱的一家。没结婚之前异常爱好看美人,目前怀娃,日常在自家店里待机。

  慕容离:摇光银行少东家,演员。当初因为发小向煦与恋人定居均天镇,害怕发小被欺负来到均天镇探望。意外结识执明,被对方缠着求包养。之后与执明互生好感后结婚,但是很苦恼的是执明太过热爱美人,处处撩人。为了家庭和睦,计划打算三年抱俩。 

   莫澜:开阳酒馆主人,开阳酒馆也是均天镇唯一的酒馆,执明表兄。与向煦在大学相恋,毕业后双双回到了莫澜的故乡继承祖产。在夫夫俩的经营下生意蒸蒸日上。

   向煦:摇光银行股东家小少爷,自幼身体虚弱。与莫澜相恋后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跟随莫澜来到均天镇。

   毓埥:均天镇警察,均天派出所唯一的单身狗。